快三福彩下载

  • <tr id='CyAfrO'><strong id='CyAfrO'></strong><small id='CyAfrO'></small><button id='CyAfrO'></button><li id='CyAfrO'><noscript id='CyAfrO'><big id='CyAfrO'></big><dt id='CyAfrO'></dt></noscript></li></tr><ol id='CyAfrO'><option id='CyAfrO'><table id='CyAfrO'><blockquote id='CyAfrO'><tbody id='CyAfrO'></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CyAfrO'></u><kbd id='CyAfrO'><kbd id='CyAfrO'></kbd></kbd>

    <code id='CyAfrO'><strong id='CyAfrO'></strong></code>

    <fieldset id='CyAfrO'></fieldset>
          <span id='CyAfrO'></span>

              <ins id='CyAfrO'></ins>
              <acronym id='CyAfrO'><em id='CyAfrO'></em><td id='CyAfrO'><div id='CyAfrO'></div></td></acronym><address id='CyAfrO'><big id='CyAfrO'><big id='CyAfrO'></big><legend id='CyAfrO'></legend></big></address>

              <i id='CyAfrO'><div id='CyAfrO'><ins id='CyAfrO'></ins></div></i>
              <i id='CyAfrO'></i>
            1. <dl id='CyAfrO'></dl>
              1. <blockquote id='CyAfrO'><q id='CyAfrO'><noscript id='CyAfrO'></noscript><dt id='CyAfrO'></dt></q></blockquote><noframes id='CyAfrO'><i id='CyAfrO'></i>

                华北军第五十九军抗日阵亡将士公墓纪念碑碑文敬读

                来源:学习时报作者:张鑫华责任编辑:刘秋丽
                2020-09-05 10:39

                用生命捍卫国家和民族尊严

                ——华北军第五十九军抗日阵亡将士公墓纪念碑碑文敬读

                一座抗日烈士纪念碑,记载的就是一段中华民族抵御外侮的斗争史。

                巍巍阴山脚下,滔滔黄河岸边,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公主府公园内,屹立着华北军第五十九军抗日阵亡将士公墓纪念碑。

                这座缅怀先烈、警醒后人的纪念碑,再现了87年前,中国军民在长城脚下奋勇杀敌、誓死捍卫国家和民族尊严的悲壮历史。碑文如下:

                中华民国二十二年三月,日本军队侵占了热河,全国都大震动。从三月初旬,我国的军队在长城一带抗敌作战,曾有过几次很光荣的战斗。其中如宋哲元部在喜峰口的苦战,如徐庭瑶军关麟征、黄杰两师的中央军队在古北口南天门一带十余日的血战,都是天下皆知的。但这种最悲壮的牺牲,终于不能抵抗敌人最新最猛烈的武器。五月十二日以后,东路我军都退却了。北路我军苦战三昼夜之后,也退到了密云。五月二十一、二两日,北平以北的中央军队都退到古都附近集中。二十二日夜,北平政务整理委员会委员长黄郛开始与敌方商议停战。

                五月二十三日的早晨四时,当我国代表接受了一个城下之盟的早晨,离当时的北平六十来里的怀柔县附近正开始一场最壮烈的血战。这一战从上午四时直打到下午七时,一千多个中国健儿用他们的血洗去了那天城下之盟一部分的耻辱。

                在怀柔作战的我方军队,是华北第七军团第五十九军。总指挥即是民国十六年北伐战争以孤军守涿州八十八日的傅作义军长。他们本奉令守张家口。四月二十九日,他们奉令开到昌平待命增援。命下之日全军欢呼出发,用每小时二十里的跑步赶赴阵地。五月一日全部到达昌平,仅走了二十四小时。五月十五日第五十九军奉令开到怀柔以西,在怀柔西北高地经石厂至南高庄的线上构筑阵地,十七日复奉令用主力在此地后方三十余里的半壁店、稷山营的线上构筑主阵地。他们不顾敌军人数两倍的众多,也不顾敌军器械百倍的精利,他们在敌军飞机的侦察轰炸之下,不分昼夜赶筑他们的阵地。他们决心要在这最后一线的前进阵地上,用他们的血染中华民族历史的一页。二十二日天将明时,敌军用侵华主力的第八师团的铃木旅团及川原旅团的福田支队,向怀柔正面攻击。又用铃木旅团的早田联队作大规模的迂回,绕道袭击我军的后方。正面敌军用重野炮三十门,飞机十五架,自晨至午不断地轰炸。我方官兵因工事的坚固,士气的镇定,始终保守着高地的阵地。那绕道来袭的早田联队也被我军拦击,损失很大。我军所埋地雷杀敌也不少。我军的隐蔽工事仅留二寸见方的枪孔,等到敌人接近,然后伏枪伏炮齐出,用手掷弹投炸。凡敌人之长处到此都失了效用。

                敌军无法前『进,只能向我高地阵地作极猛烈的轰炸。有一次敌军一个中队攻进了我右方的阵地,终被我军奋力迎击,把阵地夺回。我军虽无必胜之念,而人人具必死之心:有全连被敌炮和飞机集中炸死五分之四,而阵地屹然未动的;有袒臂跳出战壕肉搏杀敌的;有携带十几个手掷弹,伏在外壕里一人独立杀敌几十个的。到了下午,他们接到北平军分会的命令,因停战协定已定局,令他们撤到高丽营后方。但他们正在酣战中势不能遽行撤退;而那个国耻消息,又正使他们留恋这一个最后抗敌的机会。直到下午七时,战争渐入沉寂状态,我军才向高丽营撤退,敌军也没有追击。次日大阪《朝日新闻》的从军记者视察我军的高地阵地,电传彼国,曾说:“敌人所筑的俄国式阵地,实有相当的价值。且在坚硬的岩石中掘成良好的战壕,殊令人惊叹!”又云:“看他们战壕中的遗尸,其中有不过十六、七岁的,也有很象学生的,青年人的狂热可以想见了。”怀柔之一战,第五十九军战死的官和兵共三百六十七人,受伤的共四百八十四人。

                五月三十一日停战协定在塘沽签字后,第五十九军开至昌平集结。凡本军战死官兵未及运回的,都由政府雇本地人民就地掩埋,暗树标志。六月全军〗奉令开回绥远复员。九月怀柔日军撤退后,傅将军派人备棺木殓衣,到作战地带寻找官兵遗骸二百零三具,全数运回绥远。绥远人民把他们葬在城北大青山下,建立抗日战死将士公墓,并且辟为公园,垂为永久的纪念⌒ 。公墓将成,我因傅作义将军的嘱托,叙述怀柔战役的经过,作为纪念碑文。并作铭曰:

                这里长眠的是三百六十七个中国好男子!

                他们把他们的生命献给了他们的祖国!

                我们和我们的子孙来这里凭吊敬礼的,要想想我们应该用什么报答他们的血!

                这座纪念碑由傅作义将军亲自筹建,于1933年9月动工,1934年春竣工,同时建纪念堂一所。纪念碑高约12米,呈三棱柱形,正面有傅作义将军题写的碑名“华北军第五十九军抗日阵亡将士公墓”。碑的下首嵌有一块石碑,上面刻有胡适撰文、钱玄同书写的碑文,碑的另两面,请名匠镌刻殉国英烈名字。碑址所在地,原为清康熙帝第四女美丽的固伦恪靖公主府第。当年,傅作义将军派人从战场运回并种下了367棵象征春天、爱情与美好理想世界的山桃树,连翘、紫丁香、榆叶梅点缀其中。每到清明时节,山桃花激情绽放,如霞似锦,高大庄严的纪念碑矗立在姹紫嫣红的花海之中。这是国内最早以抗日为主题的纪念碑之一,碑文因胡适、钱玄同两位新文化大师合璧而闻名全国,又被称为“白话文第一碑”“抗战第一碑”。

                纪念碑落成后,时任绥远省政府主席的傅作义,召开绥远各界人士纪念长城抗日阵亡将士大会,国内和海外华侨知名人士送挽联深表敬意。百灵庙抗战胜利后,1937年3月15日,绥远军民1000多人在纪念碑前举行阵亡将士追悼大会,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从延安给傅作义将军发来唁电:“先生领导全军将士御侮,屡挫敌锋,略洗吾民族所遭受之奇耻大辱。将士英勇杀敌成仁取义,伟大之精神是以昭示后世,风引全国。”

                87年过去,这场气壮山河的长城抗战胜利战果,虽被国民党北平当局签订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彻底断送,但第五十九军将士不畏牺牲、保家卫国的伟大精神,流芳千古!

                学习他们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情怀。第五十九军出击之前,长城沿线关隘守军在日军疯狂进攻下,大部相继失陷,人地皆失。面对日寇嚣张气焰,傅作义将军主动请缨,要求率部赴前线杀敌,誓雪国耻。全军官兵爱国士气高涨,怀一腔保家卫国热血。接到命令后,仅用24小时从张家口奔袭至昌平,在怀柔以西地域设防,誓与长城共存亡。

                学习他们视死如归、宁死不屈的民族气节。参◢战日军装备精良,有装甲车、坦克、火炮和飞机等先进武器,拥有强大的制空权,多兵种协同作战。相比之下,第五十九军枪支陈旧,弹药不足,重武器奇缺,没有空中力量支援。但官兵们不畏强敌,置生死于度外,“虽无必胜之念,而人人具必死之心”。在敌军狂轰滥炸之下,不分昼夜赶筑工事,利用有利地形、坚固工事和大无畏勇气顽强抗击数倍于己的敌军,以血肉之躯阻敌于长城之外。

                学习他们不畏强暴、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交战一开始,日军即以飞机和火炮对我方阵地轮番轰炸,实施大规模步炮联合、步坦协同进攻。一时间,大地震颤,星月失辉,战斗打响即进入白热化。第五十九军官兵抱定“有敌无我,有我无敌”的牺牲精神,运用“近战狠打”战术,与敌展开白刃战,使敌重武器失去作用↘。至1933年5月23日下午1时许,连续打退日军7次正面阵地进攻。日第4旅团长铃木美通闻讯极为震怒,亲自到距前沿600米高地指挥战斗,亦未能挽回败局。日军终因死伤惨重,停止了疯狂进攻。

                学习他们百折不挠、坚忍不拔的必胜信念。5月22日夜,北平政务整理委员会委员长黄郛开始与日方商议停战。23日8时,战斗打响不久,北平军分会委员长何应钦即电话召集傅作义到北平商谈要事,傅以正在激战为由,派参谋长前往。3小时内,何连催4次,傅均未理会,继续指挥↑作战。何应钦迫不得已写了停战手令,晚7时许送到傅作义手上。傅无奈之下,坚持“必须日军先撤,我们才能撤,否则我们绝不会后撤”。面对第五十九军官兵同仇敌忾的坚强意志,日军被迫先行撤退。怀柔血战,阻止日寇未能向北平方向前进半步。

                今天,我们敬读碑文,铭记历史,弘扬伟大抗战精神,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凝神聚力。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